MENU

【随便写写】59

April 29, 2020 • Read: 115 • 随便写写

四月是在等Switch降价而没有更新的一个月,这个月看了罗翔教授著的《圆圈正义》(中国法制出版社2020年3月第7版),随便写点作为本月更新。

四月依旧是在家闲置的状态,每天上上网课,做做项目,接个私活,然后便是看视频,最后吃饭睡觉,日复一日。最近看罗教授挺火的,而且他的话我听着都很认同,遂决定买一本他的书瞧瞧,本来想看一看他的法考教材,后来一想我又不学法,如此精进也没必要,加之正好看到了这本畅销书,就买来了。这书是4月14日中午送达的,磨磨唧唧直到29号下午才读完,全书字数其实不算多,13万字,只是闲置在家颇有涣散,书在手边却就是读不起来,唯有每天晚上在房顶上夹个凉棚,远离电视和路由器才能静下心来读上一两个小时,期间还正值北京刮大风,别说帐篷了,天线都险些给我挂飞了,不得已中断了几天。前几天发朋友圈发誓说4月结束前读不完这本书就高价买个Switch,可能还是自己赚来的钱比较值钱(毕竟遇到了一个月千行代码的产出,却只给600上下工资的资本家,而switch现在已经涨到了3100+,就这还是降了不少的价呢),以此激励着读完了。

背景介绍算是到此为止,谈起读书,我向来是不接受同时也不喜欢推荐书目的,高中推荐了那么多必读篇目,到最后临高考前就读了一套基督山伯爵,还不在推荐篇目里,不过读完确实是收获颇丰,也很好,只是还没到我能见人就安利的程度。即便是之前读过的《三日间的幸福》,虽然故事很触动我心,也确实不至于让我违反原则向人安利,可是到了罗老师这本书就不太一样了,是说书写的好,还是说书中的文字激发了我,总之我是想在这里公开的推荐大家去读一读这本书。这本书以选文集的形式摘录了罗老师的一些文章,分析的内容从法律的本质到人类社会覆盖的非常广,而且我认为也很有道理,值得一瞧。

关于书中最大的收获,便是我对于法律之作用的观点。罗老师在书中提到拉德布鲁赫对于法律,尤其是刑法的观点:法律不仅要面对犯罪人以保护国家,也要面对国家保护犯罪人,不单面对犯罪人,也要面对检察官保护市民,成为公民反对司法专横和错误的大宪章。按罗老师的话说就是「法律要限制权力」。于是我领悟,其实不光是法律,所有在一段关系中处于支配低位者都应当限制权力。

一个来自人民群众较为朴素的想法便是法律之效用在于遏制和打击犯罪,因此当国务院和党中央决定严打某一种不法行为时总能得到老百姓支持的呼声,一个更普通的例子就是当相关机构决定使用严打贪官的时候,老百姓欢呼雀跃。当然这里并不是说这些决定不好,没有这样的意思,我是说应当全面的考虑问题,所谓的批判性思维。这样的想法带来的一种结果就是民众在特殊时期(诸如严打)会默许司法机关和执法机关更多的权力,一个最直白的例子便是这次疫情期间中国一些地方限制外出,作为对比则是美国一些群众反对居家令甚至去游行示威。这里并不是想分出个优胜略汰来,这两种做法在当地都很正常,可是在异地看来都不正常(我认为这也是为什么一些电视节目的主持人可以向跳梁小丑一样抨击别国政要)。中国这边我就不多说了,大家应该都心里明白,我们说说美国吧。

正好这学期学校有一门课程是「美国社会与文化」,得以让我从历史的角度比较充分地了解美国,不光了解其现状,更是了解其现状之成因。我认为后者是比前者更重要的。美国产生的原因之一,简略地说可以归为一条:殖民地的人要摆脱大英帝国的统治,要独立,要自由。而美国成立后不少从欧洲前往美国的人都是为了逃避宗教迫害,总而言之也是奔着自由去的。于是在美国自由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这也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美国控枪很难,因为群众不信任政府,这种不信任源自于大英帝国最初对于殖民地的强烈控制欲与迫害。而实际上在美国设立之初,建立者们也不希望一个国家的权力把握在某一个人或某一伙人的手里,不希望美国发展成英国那种集权国家,因此他们从制度上下手,最终的结果便是今天我们看到的三权分立制度,以宪法的形式从根本上削弱了任一方的权力,原则上可以避免总统、议会或司法任一方面的霸权。

这一点在中国似乎不容易被理解,一方面中国自古是中央集权制,而近代新中国能够成立,也得益于后期以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的艰苦奋斗,因此说人民群众选择了中国共产党,这一点也不假,因为可以说是中国共产党解放了中国人民。于是自然而然的,共产党便成为中国唯一的执政党。虽然共产党(查证了一下,我不是党员,因此使用「我党」的称呼不太妥当)近些年来在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的同时不忘强调民主,但习近平去年说「不走司法独立的路」,共产党也有诸如「通过法定程序使党的主张成为国家意志」,这样看来可能达不到法治里面的限权思想,毕竟这种情况下,党是凌驾于法律乃至国家之上的一个权力,得不到限制,法治无从谈起。当然了,社会主义法治我没有研究过,不好乱说,而且我也管不了,说了也白说。

所以带着这样的思考(上面那段意在启发读者对于中美差异的理性思考),话题转移到我最近做的项目上。最近从学院那边接手了用于疫情期间定位打卡签到的小程序。我对这个东西一直耿耿于怀,且不说用小程序,原来每天在微信群里接龙我就很反对。理由是徒增无用的工作量,本着尊重和信任的原则,完全可以谁有异常谁上报,而不必要每天强制大家打卡,这种行径在我看来充满了学校或教师这一方面对于学生极大的不信任与不尊重。可是转念一想,就最近每天中午看法制进行时的有关报道,我发现中国普遍大众的人口素质还是有待提高,老头劝人戴口罩竟然还被小伙子活活打死,从整体的角度看无论什么学历,群众作为个体时都不可信(这里说的其实是考虑抽象的个体时,换句话说即面对一个抽象的人或陌生人时的信任,对于特定的人的信任则取决于相关经历和人际关系),这样一想我也是没什么可说的了,每天接吧。再后来学院提出使用小程序打卡,说来也是巧了,我的手机坏了好久了,因为疫情的原因到现在还没能送回香港维修,因此买了个二手小米Mix2刷了Lineage OS作为备用机(现在已经转到Pixel Experience了),说来也巧,他那个小程序本身就破,到我这AOSP系统上还定不出来位置,我打不了卡,原本使用GPS欺骗带着领导周游列国的计划也泡汤了。从本质上来说这种强制打卡我也很讨厌,反对强制的原因同上,我可以主动告诉你我在哪里,但是你不能强迫我告诉你我在哪,主动权应当在我。另一方面关于位置信息,我觉得这算是一种敏感或隐私数据,以我对学校的了解,他们肯定没有任何相关的隐私保护措施,因此我不放心把我的位置交给他们。

后来有老师找我,问我能不能接,我一想,何乐而不为呢。虽然对于别的同学来说谁做后台都无所谓,信任的还是信任,不信任的依旧不信任,但是我可以做到的是尽可能的保证让这个东西舒服,换句话说我可以限制这个权力。例如不惜花力气将GPS定位改成IP定位,IP地址这个东西我觉得相对而言不算隐私,因为你在访问别的网站的时候这些东西都是公开的,因此对于IP地址的使用是合理的。而只有当IP定位失效或不准,以及一些特殊要求(例如精确定位湖北的同学,我认为这也算是一种歧视,至少也是一种不平等和不尊重,但是没有办法,这一点没能说服学校,也是上级要求的,这里只能做出妥协了)才使用GPS定位,我认为这样的改进能够相当程度上避免冲突。但是效果嘛,实验班我看还行,绝大多数也表示理解,但是普通班就不一样了,然而还说什么徒增烦恼,我觉得这系统给他们用就是糟践了。还是那句话,人不能救人,只能自救。虽然在普通群众眼中直接使用GPS访问隐私数据在疫情期间是可以接受的,而在普通时期即便有APP肆意践踏用户的隐私,在普通群众眼中也是可接受的,但是我认为既然我现在有能力承担或改变这样一个处于主动或支配地位的角色,那么我应当做出限制权力的改变,即便要冒犯领导,同时还不被一些用户理解。这里也是我想拿来做标题,但是写完一读发现其实没啥关系的那句话,出自罗翔的《圆圈正义》:「每个人微小的善意必能影响这个社会」。所以我希望如此吧,同时受到「法律限权」思想的启发,这个月前所未有的拒绝了领导如此多的需求,不知道这个月的工资会不会少给,看吧,反正我撂挑子没啥成本。

写到这里发现已经写了三千多字了,我想差不多可以结尾了,本来开头就写的比较散,最终的想法还是在结尾引出的,可能没多少人会看到结尾吧。无所谓了,写作本身也不是为了给别人看的,我写作是对我自己的一种没有明确意义的承诺,我要遵守。本来还想借着不尊重的话题说一说如何与用户交互,可是无论是出于篇幅还是文章结构的安排,我觉得都不太好下手。所以就这样吧,下次有机会再聊。(如此看来我的文笔真的较罗教授差远了)

-全文完-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随便写写】59天空 Blond 采用 知识共享 署名 - 非商业性使用 - 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本许可协议授权之外的使用权限可以从 https://www.skyblond.info/about.html 处获得。

生活不易,亿点广告

Archives QR Code Tip
QR Code for this page
Tipping QR Code
Leave a Comment

6 Comments
  1. wys wys

    法,保护好人,惩处坏人。学点没错。博主还在大学吧?

    1. @wys在读大二

  2. 被 Switch 的高价激励读书,好主意,我以后也这么干#(击掌)

    1. @Eltrac可是我今天发现Switch又他娘的涨价了,还不如没读完今天白天就下单了呢

  3. 前排OVO

    1. @NiceBowl哇,水文竟然还抢沙发的2333

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