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知识带给你我勇气,用那温暖的光,驱散冰冷的黑夜。

MENU

【随便写写】67 & 写于安倍中枪之际

July 8, 2022 • Read: 689 • 随便写写

想写这样的思考很久了,一直没有动力。感谢微博评论区里滑稽的猴子,给了我写文章的动力。

邻有丧,舂不相,里有殡,不巷歌。——《礼记·曲礼上》

2022年7月8日上午,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奈良市发表演说期间胸部中枪,失去知觉,颈部流血,心脏停顿,被送往医院救治。日本媒体报道,袭击者从安倍晋三背部用散弹枪向他开火。事发时,安倍晋三正在参加日本参议院选举的竞选活动。

事情发生后,我点开了中国大陆的新闻网站,发现有相当一部分人都在欢呼着,雀跃着。我不知道这群猴子为什么这么开心。我也不知道安倍的死活能否改变他们低贱的命运。我为他们的人生感到悲哀,也为有他们这样的同胞而感到耻辱。倘若问这些人「你们为什么痛恨安倍,看到他死会那么开心?」,恐怕这些人也只是支支吾吾,说不出一个实际的理由。不要被无端的仇恨统治头脑,要思考,要做一个独立的人。

要思考,要做一个独立的人。

这句话我考虑很久了,不久前就有过想要就此写一篇文章的想法,想要在自己毕业之际提醒自己,即便遭受到了社会的毒打,也不要放弃思考,成为僵尸。

就事论事(真的吗?)

关于中日关系,太久的不说,因为我不了解,说错了还得道歉。太近的也没办法说太多,因为我确实自始至终不怎么关心中日之间的政治关系。不过就几次大事件来说,比如日本地震,武汉爆发肺炎,以及这次安倍中枪,我认为中国人做的还是比较差劲的。

日本地震的时候,很多人(很多微博网友)在网上幸灾乐祸,甚至还有些店家打出地震超过多少级,就放出多少优惠的「庆祝」活动。而日本呢,在四川地震的时候社会各界都有募捐,武汉爆发肺炎的时候人家也往中国捐赠口罩等物资。现在安倍中枪了,又有一群微博网友跳出来庆祝。我觉得,有这样的同胞,真的很耻辱。

当然了,每次说到中日问题,总会越说越复杂。以地震为例,我们在日本地震的时候,红十字会也进行过募捐活动,我们社会各界人士也都有捐款。当然,在今天的安倍中枪事件之后,评论区也有不少正常人,在谴责这种野蛮的行为。

我觉得在政治中主动使用暴力的政党,大概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讨论时说话要注意严谨,所以我想先说一说,在各大国际事件中,我、其他人,以及各大新闻媒体口中的国家都是什么。我能在新闻上看到诸如「美国计划扩大对中国出口管制」、「日本决定不参加禁核会议」和「中国宣布缩短入境隔离时间」等标题。这些标题读起来给我感觉像是小孩子过家家:「王二狗计划在未来两周内继续对李狗蛋实施冷战」、「张小乙决定继续前往南京」,诸如此类。然而实际上一个国家并不像一个人一样简单(而我觉得一个人就已经很复杂了),以安倍当选日本首相为例。首先对于安倍本人,日本群众至少分为三种人:支持、感觉一般和反对。对于安倍提出的政策,至少也有三种态度:都支持、支持一部分、都不支持。而更复杂的情况就不言而喻了:同一个人可能对安倍的A法案表示支持,而反对B法案,并对C法案表示存疑。

类似地,最近有个叫hayami的批判国男引发了热烈反响。我没听过这个人,也不了解这个人,更不知道她是怎么批判的国男。但是谈及一个标签化的群体,我在想:怎么算国男?是人到中年开始折腾路由器,搞NAS,收集充电头算国男?还是说,要在酒桌上挥斥方遒算国男?抑或是,遇到女孩子难受就只会说「多喝热水」,这个算国男?难道说,长得像国男就是国男?类似的批判,把国男换为其他群体也是一样的:比如黑人、犹太人、二战时的德国人等。对于这些群体的界定,也很模糊,以黑人为例:什么算黑人?得是双亲都是非洲裔才算?还是往祖上找,只要和非洲裔沾边就算?还是说,皮肤颜色深都叫黑人?还是说,白人警察认为你是黑人你就是黑人?

其实在文章开头,我也写过「中国人做的还是比较差劲的」,那么这里面的中国人,到底是谁?全部中国人吗?还是一部分中国人?还是少部分中国人?中国人有十多亿,日本地震有在微博上刷到几百条庆祝的微博,就觉得中国人不行;河南人有几千万,电视上看到几个偷井盖的,就说河南人都偷井盖;世界上的女司机有大几亿个,新闻上报道了几百个女司机引发的事故,就说女司机都是马路杀手。我认为这种推广到抽象群体的本领是现代人类的本能,但这种标签化抽象不应该继续用于推定具体的人,而标签所带有的情感也不应因这种推定而传播到具体的人。例如:

事实:侵华日军和日本军国主义政府为中国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可以被抽象为:日本曾经给中国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但不可以被推定为:日本人给中国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更不可以将仇恨借此转移到其他个体:所以日本地震了,日本人都该死。

在上面的例子中,每一行冒号后面的话是一种观点,而冒号前面则是对于观点的解释。历史事实是,为中国带来极大伤害的主体是侵华日军和日本的军国主义政府。通过包含关系,我们可以说「我中午吃了腰果鸡丁」,而腰果鸡丁是炒菜,因此我也可以说「我中午吃了炒菜」。类似地,我们也可以把侵华日军和日本的军国主义政府概括为日本。但是你不能说通过「我吃了炒菜」来推定「我吃了腰果鸡丁」,万一是腰果肉丁呢?万一是花生鸡丁呢?这就不合理了。同样地,我们也没法借由「日本给中国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将伤害来源的主体推广到日本人,而对于侵华日军和军国主义政府的仇恨,也不应该就此转移到日本人头上,更不要说什么日本人都该死之类的话了。

没有人是该死的。

而回到安倍中枪的问题本身,我将在评论区欢呼雀跃的人称为「猴儿」,因为猴儿是不会进行这种程度的抽象思考的。我在文章开头说:

我不知道这群猴子为什么这么开心。我也不知道安倍的死活能否改变他们低贱的命运。我为他们的人生感到悲哀,也为有他们这样的同胞而感到耻辱。倘若问这些人「你们为什么痛恨安倍,看到他死会那么开心?」,恐怕这些人也只是支支吾吾,说不出一个实际的理由。不要被无端的仇恨统治头脑,要思考,要做一个独立的人。

这段话的主要用意在于否定那些不经思考,肆意允许不理性的成分控制大脑的人。如果你有切实且充分的理由痛恨安倍,你当然可以庆祝他的中枪。不过庆祝之余,我还是要提醒你,你对於他的仇恨,真的值得他一死吗?这里推荐观看:【罗翔】废除死刑的思潮从何而来?我后来为何反对废除死刑?

同样地,这里鼓励思考,而不一味强调仇恨对于安倍值得或不值得一死。

毕业?

最最开始我说:不久前就有过想要就此写一篇文章的想法,想要在自己毕业之际提醒自己,即便遭受到了社会的毒打,也不要放弃思考,成为僵尸。

谈及最开始为什么想要说这个事儿,我已经忘了。而我记得,当时的我信誓旦旦地宽慰自己:做什么备忘嘛,之后要写的时候肯定还记得的。

看见了吗,这就是傲慢。希望未来的我能和大家一起以此为戒。

不过仔细思索之后,确实想起了另外一句话:

可以适时停止思考,放自己一条生路。但自始至终都不应该停止思考、放弃作为人的道路。

我忘记了这是什么时候想出来的观点了,但大概的情景应该是对于一些我无能为力的社会问题,越思考下去,给自己带来的精神负担就越大,及时停止思考,避免让自己精神崩溃,我认为是一件值得推崇的做法。毕竟古人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如果因为一时上头,通过思考社会现状给自己弄破防了,失去了生活的希望与斗志,我认为这是得不偿失的。适时停止思考,去做一些令自己开心的事情,毕竟好好活着是最重要的。

但是不宜因噎废食,有时候过度思考确实会来带一些精神上的伤害(通常是坚信的东西被打破),但因此放弃思考,就类似于「人终有一死,与其日后受苦,不如现在就死了」。我认为思考是构成人的很大一部分。学会思考之后,就会发现曾经那些无法拒绝的好意,到头来都藏着恶意;也会发现往往是那些善良的愿望,把人类带入了人间地狱;还会发现只有通过自我检视的过程,人才能拥有真正的幸福。

至于本该写在这里的其余内容,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也许下一篇可能就该写傲慢了吧。

-全文完-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随便写写】67 & 写于安倍中枪之际天空 Blond 采用 知识共享 署名 - 非商业性使用 - 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本许可协议授权之外的使用权限可以从 https://www.skyblond.info/about.html 处获得。

Archives QR Code
QR Code for this page
Tipping QR Code
Leave a Comment

6 Comments
  1. Enidia Enidia

    才发现原来网络上还有正常的,拥有思辨精神的人

  2. 近年来网络上非黑即白的论调的确让人很困惑,降智的内容也是越来越受欢迎。人们无所谓分辨是非对错,只想分出黑白两道好站队。

  3. 有些事和人注定是说不清楚的

  4. 看了视频之后更虚了。​在新闻上看,只是枪击二字。​可是看到视频,才知道这是多么的野蛮。

    试想你正在大街上和人聊天,突然有人在你身后开了两枪,把你命要了。而你此时此刻还在热情的讲述着你的想法,规划着光明的未来。两枪,你的人生就结束了。

    ​这真的是野蛮。

    1. @天空Blond虽然安倍已经67岁了,但他今天既然能够演讲,就说明他有心想要做些什么,让日本继续发展,这是政客的本职。虽然我听不懂他讲了什么,但是看起来很热情的样子。试想你正在劲头儿上给别人阐述你的代码,你的想法,或者你对於光明未来的规划。而这时你的人生突然画上句号。

      我觉得这种事情,放在谁身上都是不公平的。这种不公平不因为承受者的何种性质而减少,它就是不公平的、残忍的、野蛮的。

      所以那些在庆祝的,欢呼的,雀跃的,我无法让他们亲身体验这种不公,至少我可以选择远离他们。

  5. 2022年7月8日下午,NHK报道,安倍晋三在接受治疗的奈良县橿原市一医院去世,享年67岁。

    R.I.P.